朕笑的了不得

【damijon】我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可我的内心知道不是(1)

乔在大学入学的第一天就注意到约翰了。棕色的短发被打理的服帖清爽,金绿色的双眼明亮而有神。几乎是瞬间的,乔陷入了爱恋,并且他打算主动出击,追求约翰。
过程出乎意料的简单,只是制造几次"偶遇",搭几句话,约翰就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没过多久,两人就从各自的宿舍搬了出去,在学校附近租了间还算不错的公寓。乔不想在约翰面前暴露自己超级小子的身份,所以他很少再以超级小子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眼中以躲避不必要的麻烦。
哦,当然的,有时即便是你躲避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找上你。

半夜,房间的窗户发出微小的响声。听到动静的乔纳森几乎是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眼底也泛起了红色。
"不管是谁,劝你最好离开。"乔控制着音量,不吵醒睡在身边的男友。
来者身着含铅的披风,乔看不见他的长相,甚至听不见他的心跳一一或者说他没有心跳,他只能勉强听见对方比人类还要缓慢的血液流动的声音。
乔纳森缓缓爬下床。
窗户被人打开,与此同时乔双眼射出热视线。但来人轻松的侧身躲开了。
"两年不见,你的准头真是差了不少。"他说 。
这声音之于乔纳森来说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一一即便声音低沉了很多。
"...达米安?!"
他踩着窗框跳进屋里,双脚着落在地板上,没发出半点响声。
"嗯哼,是我本人。"达米安摘下披风,露出罗宾的制服。
愣了几秒,乔纳森用超级速度冲到达米安面前,狠狠地抓住达米安的衣领。
"你个混蛋!"乔低吼,"你..."乔回头看看还在熟睡的男友,放开了达米安。
"走吧...去客厅里说。"
乔本想说"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不想再见到你。",就如同他曾设想过达米安回来后他要回给达米安的那些无情果决的台词一样。
但他做不到。他发现此时此刻自己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想念与再次见到好友的喜悦。

"所以,你有什么想问的吗?"达米安坐在沙发上,一手接过乔递给他的果汁,一手搭在沙发靠背上。
"我有什么想问的?难道不是你来主动解释吗?"乔气得瞪圆了眼睛。"关于你为什么突然离开,为什么不亲自告诉我你要走,你离开的消息都是蝙蝠侠告诉我爸爸我才知道的。我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甚至打算邀请你去我高中的毕业舞会,而你却在我毕业典礼的前一天不知所踪!我找遍了整个哥谭,回家后我爸爸告诉我你去了日本修行!你走了两年半,可连一个电话都不打!"
"哇哦!乔宝宝,你听起来就像个怨妇。"达米安调笑道。
"去你的,达米安。"乔喝了一大口果汁以缓解说了一大段话的口干舌燥。
"我不亲自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想看见你哭鼻子。所以我告诉蝙蝠侠让超人告诉你我走的事。"
不然我会舍不得走。达米安心想。
"我在日本修行的地方没有信号,那里连信都送不出去。"
而且我回来换身衣服就来找你了。达米安心里补充道。
"那我刚才听不见你的心跳声是怎么回事?当时你的血液基本不流动。"乔有些担忧在达米安身上扫描,"可现在你却一切正常。"
"修行的成果。我可以做到在一段时间内放缓心跳频率和血液流动速度。*"达米安解释,语气里带着炫耀。"不是我心脏不跳了,只是没到跳再一下的时候。*"
"无所谓了。你下次不要来这儿了,约翰...我男友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说到男友,乔莫名有些心虚。

TBC

*这里是仿照«龙族»里那个忍者女孩的一个能力,她具体是什么能力记不大清楚了。跟这个差不多。

两人现在处于喜欢对方而不自知的阶段。以为自己只把对方当最好的朋友而已。

[damijon]

summary:乔开始频繁的某一品牌的牛奶,达米安以为乔只是简单的喜欢,但后来发现并没有这么简单。
1.
乔近几天频繁地喝起了牛奶,校车里、上课时、回家的路上,甚至是现在——与达米安追踪某个案子的时候。
达米安把手电筒照在乔手中白底金字的牛奶盒上,"这已经是你今天第六盒牛奶了,乳臭未干的乔宝宝。"
无视掉达米安叫自己外号以及跟踪自己这一隐藏事实,乔好心情的将手中的牛奶递向达米安,"因为它真的很好喝,你可以尝尝看。"
达米安并不喜欢牛奶,可以说牛奶是他最讨厌的食物前三名了。但达米安还是接过牛奶——只是试试也没什么不是吗?
就着被乔咬得有些变形的吸管,达米安喝下一口牛奶。
"恶!"达米安吐出嘴里的牛奶,尽量不要让自己的表情过于扭曲,"这真是我喝过的最恶心的牛奶了。"
乔抢过牛奶,瞪了一眼达米安。"我更原意称之为'鲜'。"
"TT,"达米安发出标志性的嗤声"难喝的东西永远难喝,乡巴佬也永远是乡巴佬。"
乔喝下最后一口牛奶,愤恨的捏扁了手中的奶盒。
"这就是你长不高的原因,矮子。"
"找打么,小屁孩儿。"达米安眯了眯眼睛。
"乐意奉陪,小矮子。"乔撇嘴。

凌晨三点时,嘴角带伤的达米安接到了眼眶青紫的乔的电话。
"你最好有个好理由来解释你为什么打扰我睡觉,乔纳森。不然我..."达米安哑着嗓子说。
"达米安,我喝的牛奶有问题。"电话另一端的乔边喝牛奶边说。
"TT。那你还喝。去超市换一盒吧。"
"不,不,我的意思是这些牛奶有古怪。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喝它们了。"
对面电话发出"哧溜哧留溜"的声音,可知又一盒牛奶见底了。
"这已经是我今天——从凌晨零点到三点的第七盒牛奶了。"
"TT。真是个麻烦精。"达米安从床上坐起来,"老实的从你的小房间着,我去找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