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笑的了不得

[damijon]

summary:乔开始频繁的某一品牌的牛奶,达米安以为乔只是简单的喜欢,但后来发现并没有这么简单。
1.
乔近几天频繁地喝起了牛奶,校车里、上课时、回家的路上,甚至是现在——与达米安追踪某个案子的时候。
达米安把手电筒照在乔手中白底金字的牛奶盒上,"这已经是你今天第六盒牛奶了,乳臭未干的乔宝宝。"
无视掉达米安叫自己外号以及跟踪自己这一隐藏事实,乔好心情的将手中的牛奶递向达米安,"因为它真的很好喝,你可以尝尝看。"
达米安并不喜欢牛奶,可以说牛奶是他最讨厌的食物前三名了。但达米安还是接过牛奶——只是试试也没什么不是吗?
就着被乔咬得有些变形的吸管,达米安喝下一口牛奶。
"恶!"达米安吐出嘴里的牛奶,尽量不要让自己的表情过于扭曲,"这真是我喝过的最恶心的牛奶了。"
乔抢过牛奶,瞪了一眼达米安。"我更原意称之为'鲜'。"
"TT,"达米安发出标志性的嗤声"难喝的东西永远难喝,乡巴佬也永远是乡巴佬。"
乔喝下最后一口牛奶,愤恨的捏扁了手中的奶盒。
"这就是你长不高的原因,矮子。"
"找打么,小屁孩儿。"达米安眯了眯眼睛。
"乐意奉陪,小矮子。"乔撇嘴。

凌晨三点时,嘴角带伤的达米安接到了眼眶青紫的乔的电话。
"你最好有个好理由来解释你为什么打扰我睡觉,乔纳森。不然我..."达米安哑着嗓子说。
"达米安,我喝的牛奶有问题。"电话另一端的乔边喝牛奶边说。
"TT。那你还喝。去超市换一盒吧。"
"不,不,我的意思是这些牛奶有古怪。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喝它们了。"
对面电话发出"哧溜哧留溜"的声音,可知又一盒牛奶见底了。
"这已经是我今天——从凌晨零点到三点的第七盒牛奶了。"
"TT。真是个麻烦精。"达米安从床上坐起来,"老实的从你的小房间着,我去找你。"

TBC

评论(2)

热度(36)